首页 八卦报道正文

庹宗康高温吹玻璃超紧张 「康茵茵之歌」梦多听了满头汗

博华太平洋 八卦报道 2020-01-04 13:20:39 66 0

庹宗康在《旅行应援团之一起出发吧》带着小钟、王宣及梦多到新竹的玻璃博物馆体验吹玻璃制作时,面对1300度高温熔炉热气逼人,庹宗康说吹玻璃因为温度很高其实很紧张,在师傅的协助下与其他艺人的加油下,他边转边一口气吹了整整25秒,吹出又大又圆的标准圆形玻璃,圆到连师傅都对他比出大拇指边说吹得漂亮,不过他实在吹得太认真吹完直说:「现在有点头晕」。

庹宗康高温吹玻璃超紧张,人生第二次挑战很「圆满」。

带着吉他的小钟决定要来即兴创作歌曲纪念这段旅行,小钟以轻快、开心的巴沙诺瓦曲风开头,庹宗康、王宣陆续接手填上歌词,轮到梦多要接手时,就在他苦思歌词时,小钟创作思绪异常敏捷马上接上:「我想念康茵茵,你在哪里?」让梦多大声说:「她在台北啦!」没想到庹宗康加码提议这句歌词后面还要再补上:「在心里。」小钟也马上帮歌曲命名为「康茵茵之歌」。

小钟(右一)、庹宗康(右二)联手写下「康茵茵之歌」,梦多(左一)听了满头汗,王宣为(左二)。

乱弹阿翔不避讳谈告别 告别式想控制自己的音乐

乱弹阿翔说最近正在为自己的告别式歌曲做准备,让制作人感到有意思,因此《台湾金颂》本周才会以「告别式歌单」作为主题,节目上他表示因社会风气,比较不会去面对「告别」这个议题,「我们面对之后其实也没什么,东西都会来来去去,我们可以很大方来接受这个事情,最后不一定是一首歌,说不定只有音乐而已。」 乱弹阿翔和浩子分享自己的告别式歌单。 浩子则分享了自己的告别式歌单,特别选择了自己所写的歌曲〈妈妈的菜〉,感性的表示:「希望在我最后要跟大家说再见的时候,让大家再怀念我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留恋」;说到因为自己喜欢喝酒,也选择了叶启田的〈干一杯〉,「因为我们平常跟朋友就是这样,最后我们干最后那一杯,可能会舍不得把它喝完,但是总是有喝完

梦多哀号的说好不容易没有人再提起,结果录影前一天在其他节目沈玉琳一直cue他这件事,还连说了三个小时,结果来这里录影继续被cue,梦多边说边满头大汗,只好猛灌咖啡,苦笑说:「我第一次录影还不到十分钟就喝完一杯咖啡。」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欧博allbet网址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人评论 , 66人围观)
☹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